国内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国内 >> 正文
灵活机动 聚强击要——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战法运用及启示
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22日 06:40:26  来源: 解放军报

原标题:灵活机动 聚强击要——抗美援朝战争中我军战法运用及启示

引 言

抗美援朝战争中,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武器装备处于劣势的情况下,创造性地运用新战法,连续实施了五次战役,把所谓的“联合国军”从鸭绿江边赶回了三八线,并牢牢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,迫使强敌第一次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。志愿军将士创造的灵活机动、聚强击要等战法,对未来战争仍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。

实施出其不意、穿插分割、迂回包围的“多路机动进攻战”

1950年10月25日至1951年6月10日,我志愿军连续实施了5次战役,歼敌23万余人,收复朝鲜半岛北部领土,从根本上扭转了朝鲜战局。这一阶段,我志愿军运用的基本战法可概括为“多路机动进攻战”,主要思想是:集中使用多点部署的作战力量,采取以运动战为主,与阵地战、游击战相结合,发挥近战夜战特长,隐蔽接敌,以出其不意的多路攻击、特种破袭、反向突击等作战行动,大胆穿插分割、迂回包围,力求在运动中歼敌。

出敌不意,多路攻击。利用敌之大意和有利战场条件,集中使用强大的攻击编队,多路隐蔽开进,突然发起攻击,以绝对优势兵力,形成强大攻击态势,从精神上震慑敌人,取得出人意料的战果。如:第一次战役后,我军开始分东西两个集团后撤诱敌,西集团后撤至德川以西一线待机,东集团撤至长津湖一带有利地形隐蔽。待敌军于11月24日发动总攻势,推进至我预定攻击地域时,我军西集团于25日黄昏,集中6个军分多路突击,迫敌全线后撤;27日黄昏,我军东集团第9兵团,向长津湖之敌发起多路突然攻击,迫使敌迅速南撤。

灵活机动,特种破袭。根据敌我态势和战场环境特点,灵活编组特种部队,选取敌作战指挥机关、机动道路关键桥梁等要点,采用破袭、奇袭等战术,打击敌指挥关节,破击敌战场节点,为整体迅速歼敌创造条件。如:第二次战役时,第38军军长梁兴初受领围歼德川之敌任务后,认真分析敌情和地形特点,决定派出一支由侦察兵和工兵组成的特遣分队,于总攻发起前炸毁了敌撤退必经的武陵桥,切断了敌南逃北援的联系。

机动穿插,迂回包围。为配合正面攻击歼敌,编组作战力量向敌纵深实施远程机动穿插和迂回包围,完成对敌作战力量割裂,使其处于孤立无援境地,震慑敌精神意志,为迅速彻底歼敌创造条件。如:第二次战役中,为切断敌撤退必经之路,第38军113师沿山间小路机动穿插,14小时强行军140多里,完成对敌包围。敌得知被围后完全丧失斗志,我军乘胜收复平壤。

打破惯例,反常用兵。针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,在战法运用上打破常规,以敌预料之外的行动反常用兵,往往能达成意想不到的战果。如:第五次战役中,我第12军31师91团,是战役追击中打得最远的部队,上级要求各部队后撤时,91团已与大部队失去联系,团长李长林得知后撤的消息时,部队退路已被敌军隔断,李长林反常用兵,继续向敌纵深方向猛攻,寻机利用敌追击部队的薄弱环节,回头杀出一条血路,带领部队成功脱险归建。

坚持阵前反击和狙击相结合的“坚固坑道体系防御战”

1951年6月至1953年7月,这一阶段,战线相对稳定在三八线附近,我军基本战法可概括为“坚固坑道体系防御战”,主要思想是:以“持久作战、积极防御”为指导,采取以阵地战为主,与阵前反击和狙击相结合的方式,在后方强大炮火支援下,依托坚固坑道体系,实行阵前反击、小包围、小歼灭战的“零敲牛皮糖”战术,达成迫敌和谈的战略目的。

多点坚固坑道防御。利用有利地形,建立多点坑道阵地,形成相互支援的坚固阵地防御体系,合理编组作战力量,形成梯次防御部署,指挥多军兵种力量协同作战,形成体系防御作战能力。如:1952年10月,“联合国军”实施“金化攻势”作战,敌选准卡住其阵地咽喉的一处要地——上甘岭,计划夺取我军597.9高地和537.7高地北山。而此地一旦失守,无论从政治上还是军事上,我们都将处于非常被动的境地。为守住上甘岭,我军建立了完整的表面阵地及配套的坚固坑道体系,梯次部署兵力,敌我双方反复争夺,我军共击退敌营以上规模冲击25次,营以下冲击653次,经43天反复争夺,我军阵地岿然不动。最后,“联合国军”付出伤亡2.5万余人的代价后,被迫放弃作战。

召唤后方炮火支援。随着我军武器装备不断改进,相持阶段的各次作战,炮兵发挥了巨大作用。我军建立了步炮协同指挥机制,只要步兵召唤,炮兵都能迅速定位并消灭敌人。如:在上甘岭战役开始后,第15军军长秦基伟即组织炮群向上甘岭方向机动,敌每次对我537.7高地北山和597.9高地发起总攻击,只要我军表面阵地失守,炮弹就会精确无比地落在敌进攻步兵群里、打入敌坦克群里。整个上甘岭战役期间,敌军伤亡的2.5万余人中,有一半以上死于炮兵火力。

前沿狙击“零敲牛皮糖”。即在防御作战中,以步兵分队为主,在炮兵火力支援下,采取伏击、袭击等战术主动打击敌人,把敌人的活动限制在基本阵地上。在敌反击作战间隙,我军又在整个战线前沿阵地,组织所有步枪、轻重机枪等射手,广泛开展群众性“冷枪冷炮”狙击活动,进行各种小规模有限目的的进攻,分散歼敌,积小胜为大胜,经过全线无数次的小歼灭战,一口口吃掉敌人。1952年8月至1953年7月,我军利用此种战法共毙伤敌3.9万余人。

对未来战争的几点启示

启示之一:战法运用受全局目标制约,要勇于打好未来战争“上甘岭”。上甘岭战役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为艰苦的作战之一,我军在此战中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都不能后退一步。因为上甘岭丢失,将影响战场全局。未来抵御强敌作战,我军依然可能面临触及我全局底线的“上甘岭”,我们要坚决维护全局利益。一是选择好阻止区域。像上甘岭构筑防御阵地那样,精心构设攻防相助、敌打不烂攻不破的新时代的“上甘岭”。二是运用好先进装备。上甘岭战役之所以能战胜“联合国军”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军有与坚固阵地体系相结合的先进装备,这就是后方强大的炮兵群。未来作战,要战胜强敌,同样需要发展并运用好新时代的先进装备。三是激发好战斗精神。上甘岭战役的胜利,是志愿军战士视死如归的精神换来的。未来作战,要像在抗美援朝战场上那样,激发每一位干部战士的战斗精神,用团结协作、同仇敌忾的强大力量战胜强敌。

启示之二:战法对抗中强弱是相互转化的,应不断创新聚强击要新战法。因受武器装备和后勤保障条件制约,抗美援朝战场上我军总体上处于劣势,但都能巧妙地在局部集中优势力量,这说明作战力量的强弱是相对的、辩证的,强中有弱、弱中有强。未来战争,我们仍要坚持“你打你的,我打我的”,推动敌我强弱的转化。一是找准强弱转化的办法。多路进攻战中,我军利用敌人离开公路依托、失去坦克掩护战斗力下降的弱点,发挥野战、近战、夜战特长,实现敌我优劣的转化。未来战争,我们同样要善于观察分析,找准敌我强弱优劣之处,采取多种方法调动敌人,在动态对抗中寻找敌之薄弱环节,改变敌我强弱对比。二是创新应对敌优势战法。上甘岭战役中,我军运用坑道体系和炮火反击,克制住了“联合国军”空地联合的轮番进攻。未来作战,要战胜强敌,也要对其强点和优势采取有针对性的应对之策。如,对强敌提出的某些新概念新战法,企图通过将作战平台功能分解到一个弹性的杀伤网,来削弱我体系破击作战能力。我应从智能化体系对抗角度,切断敌分散平台的作战链路,找出破解的招数,保持作战主动。

启示之三:战法对抗有赖于体系支撑,善于谋求局部体系对抗优势。有效的体系支撑,是我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取胜的重要原因。未来战争,要战胜强敌,我们仍要积极争取局部体系对抗的优势。一是多域聚力,打敌要害。未来作战将超越陆海空传统空间,向太空、网络空间、电磁频谱和信息领域渗透,我们依然要想办法选取敌要害目标和系统,通过多域聚集力量,形成一个局部优势,给敌以致命打击。二是攻防相助,稳定体系。上甘岭战役之所以能取得最终胜利,主要得益于我军建立了坚固坑道与炮兵群相结合的防御体系。未来战争要想取得胜利,依然需要科学运用攻防两种手段,以攻助防、以防强攻,通过局部体系优势战胜强敌。三是并行攻击,瘫敌系统。第二次战役中,我军运用多路机动、穿插包围的战法,取得了辉煌胜利。未来作战,我军依然可以用并行攻击方式,对敌作战体系的某一系统,如保障系统实施同步打击,彻底破坏其作战体系中某一系统功能,切断敌OODA循环,瘫痪敌作战体系,成功夺取作战胜利。(■涂首龙 姬宏斌 袁  艺)

责任编辑:小云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