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事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军事 >> 正文
跟着“海上流动大学”去远航
发布时间:2022年01月18日 06:30:00  来源: 解放军报

原标题:跟着“海上流动大学”去远航

落日余晖洒在亚丁湾,海军乌鲁木齐舰一路为过往商船伴随护航。

数千海里之外,南海某海域天高云阔,海军山东号航空母舰破浪前行,犁起层层浪花。

与此同时,东海某海域,一场实战化演练正紧张进行,海军厦门舰在灵活机动。

从空间看,他们似乎很遥远。如果把时间轴拉长,我们能发现一个耐人寻味的交点——这三艘战舰的舰长,最初都是从黄海之滨的一所海军院校走来,从这所院校的训练舰甲板上走来。

如今,在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某训练舰支队,流传着舰长们的青春故事。

这个支队,曾保障4万余名学员随舰实习及出访,多次走出国门开展远航训练,航迹遍及六大洲三大洋,被学员们亲切地称为“海上流动大学”。

时光流转,少年犹在。如今,在这所特殊的“海上流动大学”里,又一批朝气蓬勃的青春面孔,即将驶向深蓝。

本期军营观察,让我们跟随人民海军这支唯一的训练舰艇部队走向大海,领略人民海军学员拔节成长的青春气息。

闯海·血性

“海之子”的特质从哪里来

在海军序列中,以民族英雄命名的战舰并不多。邓世昌舰是其中之一。

对于海军大连舰艇学院2021届毕业学员陈威来说,邓世昌这个名字,有着特殊分量。

军校生涯中,陈威第一次出海实习,就被分在邓世昌舰。站在甲板上,看着这片平静的海域,陈威总能想起中学课本中那幅海战插图。当军舰第一次靠泊,听到港口的名字,他更是心中一凛——刘公岛。

这里,矗立着一尊巨大的雕像——邓世昌一身戎装,凝神向海上眺望。

128年前那场惨烈的海战中,日本侵略者用坚船利炮,打破了北洋水师“亚洲第一”的春秋大梦,给中华民族刻下了甲午之殇。

在今天的训练舰支队,学员实习,必到刘公岛。陈威记得,那次,学员们从邓世昌舰走下来,看着邓世昌的雕像,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凝重的。

其实,这不是陈威第一次和邓世昌“相遇”。初中时,他参加为期一周的海军夏令营,正是在这里,立下了“成为海军、保家卫国”的志向。

“虽然甲午海战是一段屈辱的历史,邓世昌却是一位极富爱国情怀与血性胆魄的海军军官。”陈威说,第一次来,他知道了该走向何方;这一次来,他明白了该如何去走。

那天,他们参观了甲午海战纪念馆,并在“海军公所”前庄严宣誓。回到舰上,官兵们随即组织了一场战备拉动。急促的警报声中,陈威与同学们快速反应,奔赴各自战位,展开实战化操演,一直练到深夜。

长山岛、刘公岛、中街山列岛、一江山岛……翻看训练舰的航经海域,有的是经典海战爆发地,有的是演训对抗练兵场,也有一些特殊海洋环境。

对于学员海上实习的路线设置,支队领导给出这样的解释:走向海洋、认识海洋,再搏击海洋。只有深刻体悟到大海承载的历史厚重感、守土责任感、使命紧迫感,学员们才能以无畏的精神、求索的姿态随舰远航、一路成长。

漫长的行程中,学员姚安印象最深的是舢板训练。

风浪之中,一条舢板,12名学员。教练一声令下,各舢板同时发力,快速划桨,冲向远方。姚安所在的2号船一马当先,队员们在绕过折返点时高声欢呼。

然而,10分钟后,姚安发现船的位置几乎没变!原来,教练选在退潮时安排他们训练。此刻,他们正逆潮而上,稍有懈怠,便会被潮水推得更远。

“哪条舢板能战胜逆流,向前驶出哪怕一点点,我就算他们完成任务,用机动艇把他们拖回来!”这时,对讲机响起,呼呼的风声中,教练大声喊道。

姚安大吼一声,鼓励大家一鼓作气战胜潮汐。队员们咬紧牙关、用力挥桨。不料,用力过猛,姚安的桨从中折断!此时,其他舢板的吆喝声、划桨声不断从耳后传来,姚安来不及多想,直接侧身趴在舢板边缘,躬着腰身,用断桨使劲划水。

汗珠,不断滴进海里。半小时过去,姚安划到精疲力尽。再次抬头时,他们已经接近初始位置。回到终点之后,姚安与战友们紧紧相拥而泣。

青春飞扬的笑脸、挂着水珠的头发、褶皱破皮的双手……那幅画面,被战友用相机定格下来。后来,姚安把这张照片夹在书页里,背后写着三个字:海之子。

舢板训练、帆船训练、泅渡训练、攀桅训练……一路上,学员们经历着各种各样海上训练课目。姚安不仅领略过潮汐的力量,还经历过风暴的袭击。他渐渐体会到:“与坐在教室里读书写字不同,实习的过程,不仅有期待中的大海,亦有不期而遇的惊涛骇浪。海,变幻莫测,也奥妙无穷。海军军校生,就是为闯海而生。”

而那些常常为学员设置险难课目的教练们,在实习总结会上说,他们从学员身上看到了三种特质:勇敢、血性、担当。

火线·战位

抵近未来战场,练出“新的肌肉记忆”

舰长的话,该不该听?

放在平时,没有人会提出这样的问题。在毕业实习的海上,陈威经历过一次“不听舰长话”的难得经历。

那是一次搜潜操演。根据通报线索,“敌”潜艇消失的概略位置为某区域东北方向,学员们快速展开绘算,确定10分钟后“敌”潜艇就将进入声呐搜索量程。模拟航海长陈威当即下令,快速向东航行。

然而,十几分钟过去了,声呐部位始终一片平静。这时,舰长冯亮满脸愁云地走进驾驶室,“怎么样,潜艇找到了吗?”“会不会跑到南边去了?”“往南方找找吧!”

舰长语气紧张,让陈威有些不安:是否真的要下令往南?再等下去会不会贻误战机?

驾驶室内,所有人都望着他。陈威眉头一皱,决定最后绘算一遍。可是他怎么算,“敌人”都不可能往南。最后,他一握拳,下达口令:继续向东,向北微调航向。

两分钟后,声呐部门传来通报:成功捕捉“敌”艇。

陈威的判断,成为这次胜利的关键。其实,舰长早就知道对抗双方的态势,但他故意“虚晃一枪”,正是为了考验学员是否具有独立思考能力。他认为,学员听令而行很容易,下令却需要判断和勇气的双重加持。基于业务的自主判断能力,是一名海军军官的必备素养。

走下“火线”,冯亮拍了拍陈威的肩膀,开起了玩笑:“你的战位,还是得你说了算!”陈威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。

陈威一战成名。与战友们交流心得时,他从味道的变化来形容他的感觉:在学校时,标绘作业只有纸墨的香味,而在这里,更多的是海水的腥味、汗水的咸味,以及硝烟的刺鼻味道,给人一种强烈的“压迫感”和“带入感”,让他融入情境、敢于决策。

陈威嗅觉敏感,源于刚出海时的痛苦经历。那时候晕船严重的陈威,只要一闻到油机气味,胃里便翻腾起来。一次又一次的航行中,陈威经过一次次呕吐,身体逐渐适应了“海的味道”。

不过,比起身体的适应,对于学员们来说,更难的是如何从思维上适应大海。

“大家看过《三体》吗?”一次课上,江门舰航海部门长顾蕴衡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。

面对学员们好奇的眼神,顾蕴衡说,一只三维的手,很容易撕碎一张二维的纸,这就是降维打击。而作为未来海上指挥员,如果大家缺乏信息化素养,就相当于比对手少了一个维度,这不是成绩高低的问题,这是事关生死的命门。

于是,舰上专门组织了一场实操考核。由业务部门设置具体情节,要求学员们全员额、全要素、全流程使用作战指挥系统进行操作处置。考核没有时间限制,舰上官兵坐在学员身后,现场考、现场教、现场改,直到他们全部掌握为止。学员李环宇直言:“经历了求学生涯最长的一堂考试,现在,手指对鼠标键盘的触觉,像一种新的肌肉记忆。”

一天深夜,郑和舰在海上抛锚,一艘不明舰船突然开始朝他们移动,值更官陈秋帆迅速读取目标参数,判断其为一艘走锚货船,并采取初步应对措施。一套流程下来,从容不迫。

陈秋帆是舰上的副通信长,刚从学院毕业一年。看到学姐如此清晰的思路,李环宇竖起大拇指。陈秋帆却略有所思地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在这样一个夜晚,如果向我们靠近的不是一艘船,而是一枚导弹,该怎么办?现代战争,时间都是以分秒计的,也许我的临机反应能力还是不够。”听到这话,李环宇内心一震,目光不由再一次投向深邃的大海……

从教室到海上,一路的思维碰撞,让学员们不断找准定位,发现短板。而那些由此产生的挫败感、紧迫感,说到底,都将转化为他们对未来军旅人生的奋斗感。

星辰·视野

思维超前,才是真正的领先

苏伊士运河、巴拿马运河、直布罗陀海峡……这些在地理课本上浓墨重彩的海上要塞,都写在郑和舰的航泊日志里。

这艘战舰,是人民海军“功勋训练舰”,也是支队的“明星战舰”,学员们习惯将其简称为“星舰”。

服役至今,先后有3万余名学员在这艘“星舰”上加钢淬火。海军现役水面舰艇指挥军官中,每3人就有2人曾在这里实习过。

如它的名字一般,这艘军舰多次远航访问,留下了一段段播撒友谊与和平的故事。对此,邓世昌舰教学实习主任郭铁棒反复跟学员们讲:“中国军人要有捍卫和平的能力。”

学员时期,郭铁棒曾参加郑和舰的环球航行。让他记忆最深的,不是椰风海韵,也不是异域风情,而是远海带来的深刻拷问。

一次,郑和舰在西太平洋某重要海峡水道组织实战化演练。面对海域陌生、风浪大、海况差、水文气象条件不熟等情况,郭铁棒和同学们开展业务工作困难重重,耽误了训练进程。还有一次跨过赤道之后,他发现由于大家还没有将认知切换到南半球,海图标绘频频出错……

这给郭铁棒带来更深的思考:海军是国际化军种,未来战场没有“陌生海域”,只有树立远海思维、练强业务本领,才能在各种不同的风浪中站得稳、立得住。他这样要求自己,后来也这样要求学员。

不过,郭铁棒最近感到了压力。去年的一次实习中,一位学员直言:“现在,军舰上的设备越来越先进,我们学的很多传统作业技能以后也许都用不着了。”

郭铁棒一面欣喜于学员视野的开阔、思维的活跃,同时又严肃地与大家探讨了这个问题。他认为,科技素养是未来指挥员的重要能力模块,但“人”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。指挥官的系统思维和战术运用,任何时候都不可或缺。

这个思路,折射出训练舰支队最基本的价值观。许多初次登上训练舰的学员都曾有过这样的疑问:当前,人民海军新型舰艇不断列装,部分训练舰是从一线部队转隶而来,这样的“代差”之下,训练舰的出路在何方?学员们驾驶它们去远航,能否胜任未来岗位?

面对质疑,支队作训科科长王国平常讲这样一个故事:二战期间,有的国家用汽车盖上伪装网,模拟坦克开展训练,照样练出了一批批优秀的坦克兵。

“思维超前,才是真正的领先,才能成为当之无愧的‘明星战舰’。”王国平认为,“海上流动大学”,关键在于“流”字。它代表着与时俱进、时改时新的育人理念,也彰显着支队连接院校、对接部队的职能定位。

对于如何“流动”,按他的理解,至少有三层意思:舰船、教员、学员都要“流动”起来——

近年来,各训练舰带着学员去远航,足迹到达太平洋、大西洋、印度洋的陌生远海,把大风浪考核、复杂海区训练等内容纳入课程体系。

各类教学训练研讨交流在支队广泛开展,他们出台了一系列海上实习训练模式改革计划,构建“单舰+编队”的新模式。海上实兵对抗演练中,他们邀请来自3个战区海军的舰艇部门领导、业务尖子全程随舰指导,当起学员的“客串”教员。

不同军兵种、不同层级、不同专业的学员不断来到这里加钢淬火,成为支队流动的新鲜血液。

毕业实习时,陈威在舰上遇到了一群海警学员。穿着不同制服、说着不同术语的他们,与海军学员同学习、同训练、同场竞技,彼此分享海上训练的经验方法。

站在甲板上,军舰背后壮阔的航迹触动了陈威的思绪。

陈威说,也许有一天,陆军的坦克、空军的战机、火箭军的“东风快递”,都可以跟随海军舰艇一道走向远海,开展联合作战;海警学员童蓁则认为,并不需要这样“兴师动众”,未来海战应该是无人化、小型化、精确化作战,海军指挥官通过网络指挥无人作战平台,岂不是更加令人神往?

时代大潮如一双无形的手,推动他们思考海洋的更多侧面。也许每一届学员讨论的话题都不一样,但当学员们在大海的磨砺中领悟到使命的光荣,观察到未来的走向,他们就能从海上“毕业”了。

“星舰”头顶是星辰、是星光。王国平咂摸学员们的话,欣慰地笑了:“路,就在他们脚下。”

图①:编队海上训练。陈佳楠摄

图②:启航仪式。霍 龙摄

图③:帆船比赛。陈佳楠摄(雷彬 王琢舒 陈枭)

责任编辑:小云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