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国内 >> 正文
《长歌行》:大唐公主和郡主的故事 切中了今人成长的要害
发布时间:2021年04月14日 10:04:41  来源: 中国网

  原标题:《长歌行》:大唐公主和郡主的故事 切中了今人成长的要害

  草原来的阿诗勒部骑兵狂飙突进,大唐镇守北境㮶州的公孙刺史按兵不动。单等对方的铁骑进入包围圈,公孙令旗一挥,伏兵四起。

  这时,画面突然由真人变成漫画。但闻杀声震天,不见了刀光血影……这是正在腾讯视频独播,由华策影视杭州剧集中心、琰玉影视、企鹅影视、琰然影视联合出品的古装传奇剧《长歌行》中的一幕。

  真人剧情插入手绘画面,这不是第一次,但这一次有特别的用意。一是减少了血腥露骨画面的直观呈现,降低了刺激度。二是明确无误地宣示,这是虚构故事,是诌书演义,是在借古人的服装和人物关系,讲述今人的价值观和情愫情结。

  唐朝武德年间,太子李建成、齐王李元吉和秦王李世民的政治斗争是刚性的历史。《长歌行》开篇就是这场发生在宫墙内的血光之灾。然后女主人公李长歌(迪丽热巴 饰)只身逃出长安,开始了她的流浪和反击……

  不管是叫电视剧,还是剧集,词语的重心在“剧”字。也就是说,戏剧是这一艺术形式的核心诉求,不管剧中人穿的是古装还是时装。

  在历史的大关节上,不能有张冠李戴和李代桃僵。而在历史的暗场处,则可以尽情虚构。《长歌行》便是遵循这样的创作法则,上演了一出跌宕起伏的郡主和公主的成长记。

  长歌搞事业的启示

  李长歌是李建成所生,获封“永宁郡主”。大唐风气阔大,李长歌并非不出闺门的娇小姐。她的武功和韬略得自二叔李世民(耿乐 饰)亲传,巾帼不让须眉。

  兄弟阋于墙。长歌一夜之间遭遇灭门惨祸,而手上沾着鲜血从她母亲房间里走出来的正是秦王。她赖以生活的太子府被摧毁了,她寄托情感的人伦世界也崩塌了。

  父母的大仇,不能不报。师徒情谊和亲情羁绊,也不会消失。李长歌需要逃脱追兵的围剿,也需要重新架构精神世界。

  她最初想的是到边境游说守军,杀回长安。但在幽州和㮶州两次尝试,都失败了。一是成王败寇,皇家内部的恩怨在民间缺少共情,二是人心向背,似乎雄才大略的秦王还更得人心。

  她更进一步发现,偷来的太子玺不过是一块顽石,一件死物,根本调动不了有着自我意志的边军将领和士兵。幽州的庐江王只是与她周旋,心中另有阴谋。而㮶州的公孙恒倒是赤胆忠心,但他心系家国百姓,也不肯成为内斗的棋子。

  慢慢地,长歌心中的重要性排序,保家卫国放在了报仇雪恨之前。而等她之后见了御驾亲征的唐太宗李世民,更是被他治国安邦的能力和身先士卒的勇气折服,再也举不起行刺的利刃。

  长歌的世界注定是残缺的,天家之事最难决以私意。但残缺的人生亦能追求其他领域的完满。她选择了守境安民,选择了庇佑左右,选择了忠贞不渝的爱情。

  人一旦被宏大志向鼓舞,私心的小伤小痛便会减弱。长歌投入了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的事业,她就可以力战,可以诈降,可以屈身为奴,可以反戈一击,总归成了大唐子民的忠实守护者。

  人一旦被善良天性驱使,周围的一草一木都会成为受益者。她收留了徒弟阿窦,救下了女奴弥弥,她得到公孙刺史的全情信任,也融化了追捕者皓都(刘宇宁 饰)冰冷的心。

  人一旦被浓烈爱情左右,世间的全部准则都需要重新论过。长歌为阿诗勒隼(吴磊 饰)放下了胡汉之防,而阿诗勒隼更是为长歌屡屡做出有损部落利益的选择。

  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这种近乎先天性的信条,到了爱情的气雾中也得消失。而当爱情再被正义的事业和出色的文武加持,它就天下无敌了。所以,走民族融合道路的唐朝郡主终是战胜了挑动民族矛盾的隋朝老公主。

  一集一集看下来,这部剧的三观是再正不过了。复仇的长歌走着走着,就变成了搞事业的长歌。被小我压得不堪重负的长歌,渐渐地背起了更大的使命和责任。

  这种极致的起点,如同拿错考卷的优等生。你踌躇满志地进了考场,发下来的却是写满天书的卷子。不答就输得精光,答又浑身不自在。真实的人生是投诉无门的,你只能收摄心神,找到玄机和关窍,一步步通关。

  这,就是长歌的故事带来的启发。

  乐嫣落难记的意义

  皇家女流浪记是双份的。与李长歌的故事平行演进的是李乐嫣(赵露思 饰)的故事。

  宫廷内变,李长歌来不及痛苦,首先要解决活下去的问题。真正以泪洗面的是李世民之女李乐嫣。这个白璧无瑕的少女,与长歌是无话不说的姐妹,而魏征之子魏叔玉(方逸伦 饰)是她暗恋的对象。

  秦王把一身本领传授给长歌,对乐嫣却只当掌上明珠珍爱。于是,李乐嫣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文不能安邦,武不能定国,就是养在深闺的一个怀春少女。

  因为记挂长歌,乐嫣也主动选择了闯荡江湖。这一下,温室里的花朵进入了疾风劲雨的大自然。先有皓都和叔玉护卫,她还应付得来。但她很快就被拍花子的人拐走,开始了生死一线的旅程。

  不懂人情世故,常在饥饿边缘。不能逃出生天,倒也暂时平安。与人贩子相处这一段,是对她心理素质的极大锤炼。

  不会粗活细工,每每被人嘲笑。不会上吊打结,求死亦未得法。在绣衣坊做工这一段,是对她自食其力能力的培养。

  有了女红的手艺,有了稳定的心态,就能独自上路了。而后来又有了爱情,还归宫廷,终于成为知道稼穑之苦,懂得排忧解难的贤公主。

  乐嫣比长歌有福,她是胜利阵营中的一员。但她也和长歌一样有劫,所以流落民间,经历了高密度的成长。有福没福,都要渡劫,这是人生的亘古不易,也是活一世的真正意义。

  李乐嫣的遭际,就是娇生惯养的孩子们必须面对的社会历练。在家是块宝,出门是根草,不出门是不可能的。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,不被风吹雨打是不可能的。

  这一段真正有感的是家长。每个家长其实都在盘算如何让孩子吃点苦,又不至于苦过头,如何能在代价不大的情况下顺利地融入社会。李乐嫣的戏不免让人揪心。

  迪丽热巴身上本就有飒爽的一面,而赵露思给人的印象是虎虎生风的“陈芊芊”,这次变成娇滴滴,倒也新鲜。年轻演员有可能一夜成名,蹿为顶流,但真正的看家本领还需要在片场一场戏一场戏地校正,一个角色一个角色地积累。

  华策是国内的电视剧第一股,也是类型剧和主旋律双线并进的大户。这两年,他们凭借《外交风云》和《绝境铸剑》等献礼剧在主流电视剧评奖中多有斩获,而一贯擅长的商业剧赛道也不断有新作上线:

  《以家人之名》《我的时代,你的时代》是当代都市剧,《锦绣南歌》《长歌行》是古装传奇剧,《你好,安怡》是科幻剧,《平凡的荣耀》是职场剧。这些剧目均在市场中搅动了热浪。

  古装传奇剧,不必如同历史剧那样再造古人的精神世界,它可以较为自由地伸展当代人的柔情和快意。古装传奇剧也不会受到当代剧那样的关于“生活真实”的挑剔,它可以在古代的器物和服装上加入当代人的美学诉求。古装传奇剧最大的要求是人物的感情世界真实,内心逻辑自洽。

  这方面,华策的一系列剧目,包括《长歌行》在内,都进行了有益的探索,留下了可供借鉴的经验。

责任编辑:杨茜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