军事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军事 >> 正文
铸造国防利剑 守护万里海疆——航天科工集团“三院人”的青春对话
发布时间:2022年05月07日 15:04:08  来源: 解放军报

  原标题:铸造国防利剑 守护万里海疆——航天科工集团“三院人”的青春对话

  “五四”青年节前夕,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三部迎来了成立62周年庆典。活动现场,该部青年代表走上台前,倾情回顾老一代“三院人”的奋斗故事,从一个个感人情节中,广大青年科研工作者仿佛正在与老一代“三院人”进行着一场跨越时空的“对话”——

  20世纪60年代,正值青春芳华的姚绍福、黄瑞松、刘永才等一大批专家,从祖国四面八方来到三院,他们白手起家、艰苦创业,带领一代代“三院人”成功打造出一系列“拳头”产品,实现我国飞航导弹事业从追赶、并跑到超越,为镇守祖国万里海疆安宁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。

 

  奋进新征程,建功新时代。60多年后的今天,越来越多的青年人踏上这片孕育梦想的热土,奋战在飞航导弹研发一线。平均年龄仅有35岁的三院科研团队,顶起了新一代飞航导弹的脊梁,他们突破了一大批事关国家核心竞争力和部队战斗力的关键技术,助推我国飞航导弹事业顺利腾飞。

  站在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100周年的历史节点上,年轻的“三院人”更加意气风发、斗志昂扬,他们甘做隐姓埋名人,誓干惊天动地事,用豪情壮志书写着新时代的奋斗故事、青春诗行。

  与历史对话

  当一个人的追求以国家利益为坐标,隐姓埋名的奉献就有了更深远的价值和意义

  青春的气息扑面而来——

  一张黑白人物老照片,像极了现在流行的写真照。一位身着老式军装的女孩,嘴角微微上扬,自信的脸庞洋溢着青春朝气。

  这张照片拍摄于20世纪60年代。照片中的主人翁是航天科工集团三院总师郑茗的母亲蔡爱华,当时正值青年的她,是某型导弹科研团队中的一员。

  穿越历史烟云,60多年后的今天,郑茗将照片放在家中书架上,透视那斑驳的光影,可以依稀看到母亲的青春岁月。

  在郑茗的儿时记忆里,母亲蔡爱华总是很忙、经常出差,只要一有任务,她便会消失一段时间,少则几个月,多则半年。母亲不在身边的日子,郑茗就带着妹妹一起长大。像这样的“留守儿童”,大院里还有很多,年少的她们会有这样一个疑问:“爸爸妈妈去哪了?”

  这样的提问,牵动着老一代“三院人”对往事的回忆。在他们柔软的心底,埋藏着我国飞航导弹事业的辛酸记忆——

  20世纪60年代初,我国海防力量薄弱,多型导弹装备依赖进口,我军海防部队面临“有舰无弹”的尴尬处境。1961年,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三分院(三院前身)正式成立,研制“中国人自己的导弹”成为第一代“三院人”的神圣使命。

  那些年,蔡爱华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。为了让导弹早一天飞起来,她不是在外出差,就是在出差的路上,拥挤的火车上,她一站就是10多个小时。调研部队需求、协调技术方案、靶场试射试验……老一代“三院人”以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勇气和意志,完成了第一代飞航导弹的研制任务。

  1967年,我国第一型岸舰导弹试射成功,结束了新中国“有海无防”的历史。该型导弹的研制成功让聂荣臻元帅激动不已——“人民海军终于有了自己设计制造的导弹武器。”

  在随后20年里,蔡爱华又先后参与多个重点型号导弹的研制任务,见证了我国飞航导弹事业由弱变强。

  然而,这些足以炫耀一生的功绩,蔡爱华总是闭口不谈,直至郑茗大学毕业,成为三院科研团队的一员时,她才知晓母亲的“秘密工作”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她真正读懂了那句话:“干惊天动地事,做隐姓埋名人。”

  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三部总体设计师李博也有着同样的经历和感受。李博依然记得10多年前与父母一同观看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的那一幕:当我国巡航导弹方队庄严地驶过天安门广场,一向表情严肃的父亲潸然泪下,母亲的眼眶里也闪烁着泪花。

  这两行热泪,凝聚着无数“三院人”的心血与努力,饱含着成千上万名科研人员的无私奉献和爱国热情。那一刻,李博读懂了他们的心。

  高耸的导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英雄的群体却在阴影中隐匿一生。他们为什么甘愿隐姓埋名一辈子,也要将全部的光和热奉献给飞航导弹事业?

  笔者在三院展馆荣誉墙上,找到了答案。这面墙,镌刻着属于他们的精神内核:“国家利益高于一切。”

  “国家”二字写在最前面,刻在每一名“三院人”的骨子里。对他们来说,每一次人生选择,都要向着“铸就钢铁长城”进发,这是对“国家”二字最好的承诺。

  展馆内播放的视频里,一对师生面孔引起笔者的注意——他们二人分别是三院刘永才院士和他的学生李倩。

  视频讲述的是李倩2013年来到三院面试的故事——

  “放弃出国留学机会,你会后悔吗?”刘永才问。

  “不会。祖国的需要是我人生追求的方向,没有什么比攀登国防科工事业的高峰更重要。”李倩坚定地回答。

  从踏进三院大门的那一天起,李倩明白,投身国防科工事业绝不是喊喊口号那么简单,而是要用一生努力为之坚守;奉献也不仅体现在惊天动地的伟业中,常常在于每一个任务、每一次担当里。

  “当一个人的追求以国家利益为坐标,隐姓埋名的奉献就有了更深远的价值和意义。”无论是几代人接力还是师生间传承,一代代挚爱飞航导弹事业的三院骄子,用青春热血托举导弹腾飞。他们的奉献与功绩,祖国不会忘记,人民不会忘记。

  与现在对话

  科研攻关既要肯定千分之一的成功,也要积极面对绝大多数的失败

  《中国导弹大事记》里有这样一段记载——2009年10月1日,我国第一代陆基巡航导弹身披迷彩涂装亮相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。

  那一刻,在距离天安门广场数十公里外的航天科工集团三院科研大楼里,一块巨大的电视屏幕上正直播阅兵现场画面,看到导弹车徐徐经过天安门前,该型导弹总设计师刘永才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

  作为我国导弹发展史上一个重要里程碑,成功研制巡航导弹对部队战斗力建设具有深远意义。谈及成就,刘永才总是简单带过,但有一段失败经历却被他屡屡提起。那一天,刘永才组织科研人员开展某型导弹试验,没想到导弹发射不久后便失去控制,随着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在不远处坠落爆炸。

  望着远处升起的黑色烟云,团队成员的心情瞬间跌落冰点。该型导弹控制系统技术负责人许国兴第一个冲向现场,捡起导弹残骸泣不成声,他深知试射失败与控制系统故障有很大关系。回到实验室的许国兴下定决心:“导弹不研制成功,我就不刮胡子,一定要把导弹送上天。”

  一段时间,团队成员食不甘味、夜不能寐,大家做梦都是导弹坠落的场景。面对多方质疑,刘永才带领大家顶着如山压力,用时2年终于找到导弹试射失败的原因。随后,该型导弹再次组织试验,这一次刘永才终于听到了期待已久的声音:“发射成功!”

  像这样的故事,在航天科工集团三院的“院士讲坛”上还有很多,刘永才常常语重心长地对青年科研人员说:“科研攻关常常与失败同行,只有尝试过各种失败才能走向成功。”

  “80后”副总师张科楠也曾遇到过这样的难关。与前辈们处境相同的是,研制一款新型导弹,他们也要经历从零起步、没有任何经验可循的艰难处境。

  通常来讲,研发一款新武器,其中新技术不能超过30%,否则失败的风险将大大增加。而张科楠负责研发的某型导弹,新技术超过70%,一些技术创新甚至要从概念起步。

  2016年,是张科楠科研人生中最漫长的一年。这一年,他负责的导弹项目首次试验失败,这是一个全新的技术难题,没有任何案例可以借鉴,一时间他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。一筹莫展之际,刘永才的话给了他前进的动力:“干科研的人要学会‘技术归零’,不找到问题根源,决不罢休。”他静下心来,一个个难题解决,一项项技术攻关,小步快跑、迎头赶上。

 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奇迹,那就是努力的另外一个名字。从一段段飞行数据中梳理故障样本,到搭建出因果相扣、脉络清晰的“故障树”……张科楠带领各部门设计师一遍遍对接,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,终于排除所有故障。

  在张科楠看来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,但今天的新一代“三院人”面对失败和困难的勇气丝毫不逊于前辈,他们都是敢闯敢拼的三院青年——“因为青春,所以热血;勇往直前,无所畏惧。”

  胆大心细、锐意进取是新一代“三院人”的青春气质——

  在一次论证会上,主任设计师刘浩坚决不同意沿用老方法的提案,他态度坚定地说:“传统方案虽然可以保证成功,但对于一件军品毫无意义,我愿意承担失败的风险。”

  某团队负责人张舟行对同事说:“我敢试错,是有根据的。”他的“根据”就是数据,并坚信一手数据能够帮助他找到问题背后的原因。他总是教导团队成员要相信科学,从试验数据中找到想要的答案。

  总体设计师李博总结出一整套故障分析方法,他对同事们谈起科研心得:“越是遇到难题越应该感到兴奋,因为失败的终点就是成功的肇始。科研攻关既要肯定千分之一的成功,也要积极面对绝大多数的失败。”

  眼里有阳光,肩上有使命,心中有梦想。从苦苦追赶到实现并跑,再到寻求超越,新一代“三院人”在铸剑之路上,砥砺奋进、追求卓越,以奋斗者该有的姿态,在一次次攻坚克难中拉近我国飞航导弹事业与世界先进水平的距离。

  与未来对话

 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只有快一点成长,才能不辜负这个好时代

  2022年新员工入职仪式结束后,人们开始陆续离开,25岁的道靖仍停留在展馆荣誉墙面前,凝视着一张张挂满勋章的人物照片,他感到无比震撼。道靖说,他来对了地方,在这样的英雄集体奉献青春,一定能快速成才。

  穿越时空,60多年前,同为25岁的某型导弹设计师关世义也像道靖这样站在这里。

  那时候,这里没有鳞次栉比的科研大楼,没有技术先进的科研设备,有的只是追逐梦想的青春动力。

  “当我第一天来到三院,就抱着为导弹事业奉献一生的决心。”关世义回忆青春往事,总是在不自觉中流露出满满自豪感——当年他们辛勤耕耘的开荒之地,如今已成为举世瞩目的飞航导弹研发基地。

  关世义至今记得,1962年,他和姚绍福、黄瑞松等一批年轻人来到三院,在简易厂房里,用“土方法”研制导弹。没有试验台,他们就将导弹发动机头部埋在地里进行点火试验,喷火一结束,大家就顶着高温测量试验数据,就是在这样艰苦条件下,他们托举一枚枚导弹梦飞蓝天。

  60多年过去了,一批批年轻人在这里拔节成长,助推着三院持续发展壮大。沿着展馆里的历史坐标望去,那时候老一代“三院人”同样年轻富有朝气,在激情燃烧的岁月,为了新中国飞航导弹事业,奉献了所有智慧和力量。

  时光流逝,流淌在关世义体内的红色基因构成了跨越时空的精神坐标,激励一代代青年科研人员扎根战位、奋力前行——

  “80后”主任设计师刘浩大学毕业后便选择三院。他说,赶上了好时代,因为这里是“实现导弹梦想的‘良田’”。

  “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只有快一点成长,才能不辜负这个好时代。”刚来时,刘浩和很多青年人听着老一代“三院人”的感人故事投入到飞航导弹事业中。如今成长为技术骨干的他,带领更多青年人奋战在导弹研发一线。

  “90后”飞行器设计师姜明读大学时就梦想着来三院工作。在大漠靶场的一次次试验中,他实现了对自我的超越。从全新设计理念印成图纸,到试验弹打靶成功,姜明和团队成员花了半年时间就实现了某型导弹的飞天梦想。“不逼一逼自己,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做到哪一步。” 姜明说。

  姜明的战位,在距离导弹尾焰最近的地方。每一次发射,都意味着梦想的启航。这里,热浪与青春相伴。导弹发射一瞬间爆发的能量,最令他痴迷。

  “95后”技术员梁意从技校毕业后便加入三院的科研队伍,如今他已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技术骨干。

  入职以来,梁意苦练操作本领,先后获得北京市广电和通信设备电子装接工第一名、北京市工业和信息化高级技术能手等荣誉。站在国之重器的生产源头,年轻的梁意找到了自己的战位。

  “牢记初心使命,勇攀科技高峰,笃行致远,发奋图强,争做助推飞航事业发展的奋进者。”站在新时代坐标上,三院青年们自信奋发、阔步向前。他们的青春,是追寻梦想的征程,也是追寻老一代“三院人”强军报国的历程。在一次次追寻中,他们读懂了先辈的使命,更明白了身上的责任。

  (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)

  奋斗的青春更精彩

  ■范晓

  青春与使命同行,奋斗与荣光相伴。近日,第26届“中国青年五四奖章”评选揭晓,其中不乏国防科技领域的青年科技工作者,他们用劳动者的本色书写奋进新时代的华丽篇章。

  习主席深刻指出,青年一代有理想、有本领、有担当,国家就有前途,民族就有希望。正所谓青年向前,国家向上。曾记否,面对国外层层技术封锁,一大批青年科技工作者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,把青春热血洒在茫茫戈壁,创造了“两弹一星”的奇迹。看今朝,越来越多的青年科技工作者以青春之我、奋斗之我,矢志强军、砥砺前行,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青春之歌。

  曾经有人认为,“90后”“00后”娇骄二气很重,难堪强国强军重任。然而,时代在变,青年人奋斗底色不会变——彩虹无人机研发团队平均年龄29岁,国防科技大学某创新团队平均年龄30岁,航天科工集团三院科研团队平均年龄35岁……置身于汹涌澎湃的世界新军事变革大潮,青年科技工作者主动担当起科技创新推动者和实践者的重任,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。

  当前,新一轮科技革命全面提速,高新技术武器装备进入快速迭代发展期。在此背景下,更需要青年科技工作者踔厉奋发、笃行不怠,加紧攻关前瞻性、战略性领域,大力推进科技进步和创新,不断寻求军队建设新的发展空间和战斗力新的增长点,在军事高科技的竞速中夺得先机。

  青春不仅是一段年华,更是一种精神状态。马克思说:“一个时代的精神,是青年代表的精神;一个时代的性格,是青春代表的性格。”青年科技工作者最富有朝气、最富有梦想、最富有干劲,是国防工业创新创造的主力军。一定要不负韶华、不负青春,高扬“志不求易者成,事不避难者进”的坚定信念,以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积极投身于武器装备现代化建设,既仰望星空又脚踏实地,既敢于担当又善于钻研,让青春在军工广阔天地中绽放光彩,让人生在实现强军梦的征程中贡献力量。

  (姜子晗 李丹 刘诗扬)

责任编辑:董明强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