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内
您当前的位置:云南网 >> 新闻频道 >> 国内 >> 正文
血性在燃烧
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19日 06:40:11  来源: 解放军报

原标题:血性在燃烧

1

1950年11月,朝鲜。

凛冽的北风呼号着,使劲地往战士衣缝里钻,被风卷起的冰粒,直向战士们脸上刺去。寒冷,在猎猎风中耀武扬威,存心欺侮这些保暖装备极差的战士。但是,打在战士们脸上的冰粒,就像打在火烫的铁块上,立即蒸腾成一股股热气,从每一个战士的领口里冒出来。冻土硬得像石头一样,每下去一镐,都会遇到顽固的抵抗——把镐头顶回来。看看谁更硬吧!一条半人深的交通沟在战士们的脚下长出来了,并且还在很快地向前伸展着。

向山坡下望去,凸起的两条明晃晃的钢铁自南向北延伸过去,那是铁道;往前,横躺着一条白皑皑的公路,路边耸立着一棵苍劲的古松;再往前,地势降低,是一条冰雪覆盖的通往长津湖的河床;最后,一座高大的雪山挡住了视线。

公路往北是下碣隅里,驻着美陆战一师的师部,往南是古土水,是敌人的重要据点。这天,包围、歼灭下碣隅里陆战一师的战斗打响了,到处都是战斗的硝烟。志愿军第60师179团就像一把刀子,把那条爬向鸭绿江边的毒蛇拦腰斩断,让兄弟部队围歼下碣隅里的敌人。其中,一营为主攻营,副连长寿志高所在的二连又是主攻连,团里交给他的任务是坚决切断敌人退路。

2

盖在大地上洁白的雪被炮弹掀起的泥土玷污了,大地裸露着斑驳的身子,硝烟弥漫,连太阳都给罩得灰蒙蒙的。

以四辆坦克为前导的“联合国军”,像一条赤链火蛇向南逃窜,拖着用一百多辆汽车坦克搓捻起来的身子,呼呼地向一营阵地冲过来。

寿志高领着三排七班、八班20多名同志,占领了公路与铁路之间的一个小高地,准备打敌人个措手不及。这时,他命令七班带爆破组去炸坦克,把敌人去路堵死。阵地离公路只有五六十米,七班的爆破小组很快就接近了敌人坦克。炸药响了,坦克却仍照直前进着。敌人虽已发现了我们,可是睬也不睬,只是一面用机关炮“突突”地向阵地扫射,一面继续前进着。不过,前面的路已经被我们炸毁,坦克的去路已经断了。敌人坦克停住了,转着炮塔向七、八班阵地射击。七班他们回来了,懊恼地说:“四公斤炸药不顶事,那铁家伙纹丝不动。”可是炸药已经没有了。

大家都又气又急,寿志高一时也想不出点子。正在这时,人堆里跳出个罗金山来,他拦腰缠着八个手榴弹,只说了声“副连长我去”,便在敌人机枪的火力底下,猫着腰,嗖嗖地一阵风不见了……激烈战斗中,罗金山牺牲了。罗金山的英勇行为激励着战士们,歼灭敌人的决心把战士们烧得通红。

阵地正面已经有三辆标着白星的汽车停在那棵松树旁边。眼看去路已经被炸断,车上的敌人就以密集的火力向三排阵地扫射,炮弹暴雨般倾泻在公路和铁路之间的狭小地带上。敌人妄图凭借着优势火力,摆脱三排的痛击,掉头回窜,而我们的火力并没有把他们打下车来。

寿志高来到交通沟的当中,向大家一挥手:“同志们,敌人死死地贴住汽车,不敢下来,大家看咱们该怎么歼灭他们?”

七班的一名战士徐忠启一面监视着敌人,一面说:“他们怕死,咱们不怕死,咱们到鼻子跟前揪他们去,面对面跟他们干,不下来就在车上干掉他们!”

“对,出击吧,非逼着他们下车不可!”大家同声说。

寿志高沉思了一会儿,坚定地说:“那就这样决定,八班在这里掩护,七班跟我下去。”

三排长华永林立即说:“这不行,副连长同志你不能去,你应该留在这里指挥我们,我带七班去,保证完成任务!”

“看来,敌人的气焰十分嚣张。”寿志高沉静地跟华永林说,“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支委,我考虑了一下,你刚才提出来的意见是对的,那就决定你带七班去吧。敌人火力很猛,动作千万要迅捷隐蔽,先到公路旁边的那条沟上,把正在掉头的那辆汽车拖住,拖住以后要想尽办法消灭他们。”

3

这时候,太阳已把那棵老松的影子拖到八班阵地上来了,寿志高观察着七班的接敌运动。敌人汽车上好几根火舌一直伸得长长的,想吃掉我们的战士。八班用机枪把敌人吸引到自己这边来。

三排长华永林和七班的战士们占领了公路的土坡一线,这里离敌人的汽车只有十几米远。但是骄横的敌人并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,汽车仍然在发动,并且有一辆向溪涧那边开了,企图沿着干涸的溪涧突出去。华永林立即命令七班迅速击毁那辆汽车。

他们投出一阵手榴弹,前面那辆汽车燃烧起来了,车上的敌人乱作一团,连滚带爬地跳下车来了。活着的敌人在汽车后面隐蔽起来了,并且用自动火器狠命地向徐忠启他们猛扫过来。这时,徐忠启只觉得胸口被猛击了一下,又投了两只手榴弹出去,随着爆炸声的响起,传来敌人的哀嚎。

但是,敌人的火力还是那么密集,密集得连缝隙都填死了,几名战士都倒下了。徐忠启的呼吸也变得十分急促而困难,鲜血从胸口汩汩地涌出来,他下意识地举起最后一颗手榴弹,顽强地向敌人扑了过去……敌人慌乱了,躲在汽车后面的都向溪涧那边退却。

正在这时,一个鬼头鬼脑的敌人,从汽车前面的护板旁伸出枪口,一颗子弹飞了出来,徐忠启还没有来得及把最后一枚手榴弹掷给敌人,这位年轻的共青团员就沉重地扑倒下去了。

狂妄的敌人也被勇士们的行动震惊了。原以为这里只不过是一小股游击队,现在不得不重视了。这时,敌人的前进道路已被他们自己的汽车堵住,后面的汽车也源源不断地拥了上来。有几辆汽车上的敌人被迫下来了,二十多名敌人径直向八班冲去,企图夺取那个小高地。

华永林用胳膊肘推了一下旁边的战士,战士们一个推着一个。现在,他们紧紧地贴在离敌人只有十几米远的沟里,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向八班冲击的敌人。

敌人用火力压制着八班阵地,向七班方向过来,慢慢地接近着。

“准备!”华永林小声命令着,勇士们敏捷地摆开了跃出壕沟的姿势,右手指头套上了手榴弹弦。

“投!”

趁着手榴弹爆炸的烟幕,华永林带着大家跃出战壕,端起装有刺刀的枪向敌人直逼过去。

许多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神兵吓呆了,这些迷信武器的敌人以为七班已经被他们消灭了。走在前面的敌人被我们的刺刀结束了生命,后面的抱头掩耳地窜了回去,也有好些被七班的子弹追上报销了。

这一下,敌人的火力全转到七班所在的公路一线来了,勇士们被压得抬不起头。华排长挥手叫大家迅速隐蔽。

现在好几名战士牺牲了,全班只有5个人了。过了不久,敌人又上来了。大家探头一看,有30多名穿着大皮靴的鬼子,端着枪,挤在一起向这边过来了。他们想吃掉七班的同志们。

敌人狡猾极了,他们没打枪,却一下拥到了七班的阵地前。排长华永林几乎来不及下命令,我们的战士却早已跳出了沟,掷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。一些敌人被我们打死,一些敌人又退回去了。但当见了我们只这么几个人时,又蜂拥了上来。

七班的战士跟敌人厮杀了起来,直到拼尽最后一口气……

4

西面的山头已经托住了太阳,战场上异样的沉寂。寿志高仔细地瞭望着七班,这时除了那棵不屈的苍松在摇曳外,一点儿动静也没有。

寿志高面色沉静,回头向八班的战士们说:“七班同志们的血没有白流!现在离天黑还有一个多小时,敌人会在这一个多小时内作疯狂挣扎,我们要经得起考验,为三排长和七班的同志们报仇!”

阵地上沸腾了,战士们情绪激昂。正在这时,战士苗其业小声地喊:“敌人来了。”

炮弹几乎是从敌人那里直撂过来的,听到出口声的时候,也就听到爆炸声了。炸飞起来的冻土也像弹片一样,直向战士们身上飞来。

敌人相互挤在一起,猫着腰,呼呼地过来了,共有一百来人。寿志高先指挥两挺轻机枪“嘟嘟嘟”地开了火,像青蛙在水里叫的声音一样。敌人倒下去得非常快,他们撂下了二十来具死尸,其余的连滚带爬跑了回去。

太阳已经落山,漫天的硝烟掩去了落日的余晖。“小绍兴”韩宝成从战壕外面滚进来,呼哧了半天才说:“敌人的子弹打得真密,连一点儿缝都没有,我是滚过来的,前两个通信员全被打倒了。”

阵地上的官兵们都一天没吃东西了,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可吃。

小韩从怀里拿出4颗土豆,说:“这是咱们班长交给我的,说是首长叫送给你们吃的。告诉你们啊,团长和政委在电话上表扬你们了,说你们把敌人拖住后,下碣隅里的敌人乱了套,现在兄弟部队正在围歼他们。”

人们相互对视着,泛起兴奋的笑容。小绍兴整了整枪,接下去说:“首长说,要我们继续把敌人拖住,坚持到天黑尽。现在二营已经向北运动,准备从北往南打,我们营由南往北压,把敌人全挤成碎渣渣。”

忽然,苗其业吼道:“敌人上来了!”

西北风带来一阵阵威士忌酒的气息,敌人又在用酒精麻醉自己恐惧的心理和神经了。现在,敌人像浪头一样,摇摆着身子一层一层地扑来。

战士们进入了战斗位置,寿志高打出了第一枪——激战又开始了……

兄弟部队赶到后,全体指战员如潮水般冲向敌人。经过激烈的血战,嚣张一时的所谓“王牌师”不得不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放下武器,举起双手向志愿军派出的受降代表投降。中国军人的血性在燃烧,以寿志高为首的20多位勇士在这次阻击战中全部壮烈牺牲。(■杨少华)

责任编辑:小云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综合版》,发送CCZH到10658000(5元/月)
订阅《春城手机报》: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(3元/月)
关注云南发布
关注云南网微信
关注云南日报微信
新闻爆料热线:0871-64160447 64156165 投稿邮箱:ynwbjzx@163.com
云南网简介 |  服务合作 |  广告报价 |  联系方式 |  中央厨房 |  网站声明
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: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2511600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滇)字 04号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云)字第00093号
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滇B2-20090008 ® yunnan.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.08
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
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871-64166935;举报邮箱: jubao@yunnan.cn